红马们高唱着《Go west

与俄罗斯队一样,土耳其战袍为红,但穿上白衣也照样飘飘欲仙。诚然,他们绝对不是球迷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中国要找个土迷或俄迷还是难了点——但如果把他们唤作黑马,人家也不大乐意。6年前土耳其杀入世界杯前四堪称黑马,但如今再把一支打进过世界杯前四的球队称为黑马似乎就小瞧人家了。前俄罗斯足球“沙皇”莫斯托沃依也不同意用黑马来形容俄罗斯。那就把土耳其和俄罗斯叫成红马好了。

这是有趣的一个电影节,角逐最佳影片的有德国、西班牙这样的大片,也有土耳其、俄罗斯这样的独立另类小制作。更有趣的是,土、俄二队大大拓宽了欧洲杯的版图,丰富了欧洲杯的内涵,我指的除了足球,还有政治和文化——土耳其和俄罗斯对于“西方世界”的欧洲人来说本来就是有些遥远的东方,是神秘的“他者”,甚至是异己。

对于不太关心政治的普通百姓来说,最能拉近俄罗斯与西方(尤其是英国)距离的人物可能并非普京,而是阿布拉莫维奇。俄罗斯富豪搞活了英超,但俄罗斯队却令英格兰无缘欧洲杯。假如俄罗斯夺冠,英格兰人将作何感想?可能嫉恨不已,更可能因此对英格兰的命运感到释然。

从政治和文化角度,德土之战更值得关注,更复杂,也更容易引发足球暴力乃至政治争议。在德国的土耳其移民和劳工规模已达到空前的地步。在土耳其即将迎战德国之际,土耳其总理不失时机地号召在德国的土耳其人要保持自己的文化,不要被西方同化。此语一出即遭德国政坛人士批评。这只能再次说明体育始终不乏政治化的潜能,民族主义与体育没法分离。

相信帕慕克也会关注这场德国与土耳其的大战。土耳其与西方之同化和异化也是他的重要主题。因为揭露一个世纪前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帕慕克曾遭起诉,从而引发欧盟国家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质疑。在民族主义与普世价值,在经济发展与文化独立,在历史传统与现代之间,土耳其仍然矛盾重重。

在欧洲版块的另一个边疆,梅德韦杰夫也会把俄西之战作为自己在西方公众面前亮相的绝佳舞台。普京曾把夺得联盟杯的莫斯科中央陆军请到克里姆林宫,这次看梅德韦杰夫会怎么做,他开玩笑说要给希丁克一个俄罗斯国籍。

20年前,最后的苏联队杀入了欧洲杯决赛。土耳其和俄罗斯难免在自负与自卑的矛盾中走向西方,融入欧洲。足球解决不了任何政治、文化问题,但至少可以提供释放(当然最好是缓解)的出口。轮到土耳其人和俄罗斯人高唱Petshopboys那首《Gowest》的时候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