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球帅爆欧洲杯的希克简称“好兵帅克”

年少成名,却几经沉浮,帕特里克·希克总在正名与质疑之间徘徊。这个夏天,“好兵帅克”不再属于作家哈谢克,而是帅爆的希克。

站上欧洲杯赛场的捷克人,从不缺少技惊四座的传世之作:1976年,帕年卡送出了一记跨越时代的点球;20年后,波博斯基的吊射令葡萄牙人望球兴叹;而2004年的激情之夏,扬·科勒与巴罗什的双人成行,就像篮球场上的空中接力一样美妙绝伦。

现在,捷克人的神乎其技,迎来了又一个新人的传承:在创造了自1980年以来欧洲杯和世界杯赛场的最远进球纪录后,帕特里克·希克——这个被寄予厚望却几近昙花一现的名字,突然担起了“网红”的标签。

当然,这次究极吊射并不是希克与捷克队的终点,在以更胜一筹的团队战斗力击败荷兰队后,他们在1/4决赛中与丹麦狭路相逢。虽然捷克人没能战胜对手晋级4强,但希克仍在比赛中打进1球,本届赛事个人进球数达到了5个,与C罗相同。遗憾的是,欧洲杯金靴规则是“若进球相同,依次比较助攻数、出场分钟数、预选赛进球数”,比C罗少了1个助攻的希克已经确定无缘金靴。

作为布拉格土著,希克幼年时便加入布拉格斯巴达青训营,曾经错失机会还要哭鼻子的他,作为捷克青年梯队的常客,在U17和U19保持着较高的进球率。

在2014-15赛季短暂代表布拉格斯巴达一线队出场后,未能得到完全信任的希克,被租借到了布拉格的另一家小球会——布拉格波西米亚人1905。

初来乍到,希克在新东家的开局并不顺利,一度滑落到队内的第三前锋。在一场与兹林的比赛后,向来以严格著称的主帅皮瓦尔尼克,就直言不讳地对希克批评道:“他只是一个能踢轻松的、青年足球的高个子罢了”。

好在,随着主力前锋米库什的受伤,以及对波西米亚人1905的适应,希克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机会。在父亲和女朋友的鼎力支持下,希克凭借刻苦的训练和不耻下问的谦逊迅速成长,待到第一个职业赛季落下大幕时,他拿出了27场8球的优秀数据。除了力压绍切克获得2015-16赛季的捷甲最佳新人,他还在同年的U21欧青赛预选赛以10球4助攻获得最佳射手。

很快地,这个球场上轻盈灵巧的大个子吸引了本国舆论的注意,媒体打出了Schick je šik的标题来为他造势。Schick,是来自德语的姓氏,而šik是与Schick发音相同的捷克语单词,译为“别致的、时髦的”。当时,呼吁“别致的希克”参加2016欧洲杯的声浪甚嚣尘上。

只是,即使在国家队生涯首秀——2016年5月29日面对马耳他的热身赛中打入一球,但希克仍以第24人的身份无缘捷克的欧洲杯大名单。

一个月后,意甲球队桑普多利亚以400万欧元战胜了只肯出250万的罗马,买走了合同只剩一年的希克,与欧洲杯擦肩而过的他,开启了跌宕起伏的三年时光。

谁曾想到,来到桑普多利亚的希克,却遭遇着在波西米亚人1905面对的相似窘境——被定义为第三前锋,唯独上涨三倍的月薪算是例外。在与队友和教练的第一次见面时,他甚至被主教练詹保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希克没有放弃。经过难熬的适应期后,希克在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中收获了意甲首球。自那之后,他便如离弦之箭一般不可收拾,在仅14次先发出场的情况下,足足输出了11球,直接吸引了豪门的关注。而早就记住捷克人名字的詹保罗,也在被问到为何总让希克当替补时这样说道:“我要把他藏在替补席,这样下个赛季他就能继续留在队里了。”

当然,这只是詹保罗的一厢情愿,经过慎重的选择后,希克拒绝了报价更高的巴黎圣日耳曼,决定转投尤文图斯。但万万没想到,当他为捷克U21征战欧青赛后不久,斑马军团便以体检“心律不齐”的原因否认了这桩转会——即便桑普多利亚主席费雷罗声称,所谓的检问题就跟感冒一样轻。

4200万欧元,这是捷克前锋打破罗马队史纪录的转会费。贵为球迷新宠,无论他在机场还是马路上,都被鲜花和掌声包围。但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延绵不绝的伤病和巨大的心理压力,压垮了这名捷克足坛2017年的最佳新秀——两个赛季58场8球,希克甚至被意大利媒体评为“金垃圾奖”。

在离开意大利的日子,希克如是回忆过那段艰难时光:“我没有达到那些甚高的期望,我的头脑从未感觉到放松,每一场比赛都让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2019年夏天,在让多特蒙德苦等两个月后,希克压哨租借加盟莱比锡RB。但在当年11月前,遭受伤病侵袭的捷克人,仅代表新东家登场了27分钟。

当年10月,希克曾伤愈复出并驰援国家队,但不幸在热身赛再度受伤下场。此事引得莱比锡RB十分不满,时任莱比锡主帅纳格尔斯曼在新闻发布会上向捷克足协开炮称,双方本来约定好大伤初愈的希克只打欧预赛而不踢友谊赛,但捷克足协却背弃承诺致使把他们的球员送上病床。

2019年11月25日,欧冠小组赛,希克替补登场并在第89分钟制造点球,帮助莱比锡2比2逼平本菲卡。以此作为起点,捷克人在后来的22次出场打入10球,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遗憾的是,这样的表现却无法完全说服莱比锡,他们更希望在买断条款失效后利用罗马急于“脱手”的想法来压低价格。

不过,刚卖掉哈弗茨赚得盆满钵满的勒沃库森,已经挥着支票本半途杀出。面对莱比锡的不表态,适应了德甲环境的希克吸取了之前几次转会的教训,毫不犹疑地加入拜耳竞技场。

希克在勒沃库森的一年时间平平淡淡,打入9个德甲进球也仅是及格的成绩。他甚少接受采访,个人社交媒体一个月发一条,随着孩子的出世,他仿佛彻底熄灭了心中的那团火焰,好似一个天才少年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捷克足球的关注者并不会感到意外,希克其实一直在国家队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2019年欧国联,他两击斯洛伐克挽狂澜之既倒,力助球队避免从欧国联降级;随后,在一半主力缺席的情况下,他又面对黑山一传一射,为出线之路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出战31场打入16球后,希克已经以超高效率排到国家队历史射手榜的第8名。当然,其中最精彩的一个,就是发生于汉普敦公园球场的超级远程制导。

这脚吊射几乎让整个捷克都沸腾了,舆论将他与捷克足坛泰斗帕年卡在1976年首创的勺子点球和波博斯基的吊射相提并论。而帕年卡、库卡、科勒和巴罗什等众多捷克足坛名宿,也对希克的惊艳表现赞不绝口。

待到小组赛第二战对阵克罗地亚,希克在半场结束前被洛夫伦肘击面部,血流不止。在简单止血和更换球衣后,他当仁不让地将点球命中,完成了本届欧洲杯的第三球,也为球队冲出小组赛增添了重要的砝码。

赛后,面对洛夫伦的连番叫屈,一向“佛系”的希克罕见地做出强硬的回应:“他的说法就好比开车进入禁区被警察拦截后,声称自己没看到禁止入内的标志”。顺带一提,希克在进球后做出的庆祝动作,还是模仿了拳击手内特·迪亚兹:“他在比赛中经常会流血,我当时的情况也很相似。”

虽然年仅25岁,但希克已然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职业生涯,本届欧洲杯上的闪光,究竟是雷同桑普多利亚时期的昙花一现,还是岁月沉淀下的百尺竿头?唯有时间的检验给出答案。

所谓善游者溺,善骑者堕,苦难在何方绽放着异彩,那里必然有着另一种天堂。正如捷克文坛巨擘赫拉巴尔在《过于喧嚣的孤独》中所写:“我们有如橄榄,唯有被粉碎时,才释放出精华”。当欧洲杯硝烟散尽后,重归孤独的希克将一如既往地扛起东欧铁骑的大旗,向卡塔尔世界杯发起冲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